最后的野马在蒙古?误会大了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8 年 06 月 11 日 8:25 | 分类 生态保育 , 生物科技 , 自然科学
horse-2743013_1280

【Technews科技新报】骑马在今日被视为一种高尚运动,然而在古代,骑马却是为了满足运输需求,使之更有效率。你有想过马匹是何时开始进入人类生活吗?近期一项取样横跨 5,500 年的 DNA 研究分析显示,一直以来,我们对于已驯化的家马(Equus ferus caballus)祖先认知完全错误,至于认为现在还有「野马」生存于世上一事,更是错得离谱。



目前最久远的马匹驯化考古证据可追溯至 5,500 年前,由当时居于现今哈萨克北部的波台(Botai)人留下,科学家很自然地认为这就是马匹驯化最早发生的证据,然而,今年 2 月刊载于国际知名期刊《Science》一篇研究报告却推翻长久以来的认知。今日所见的驯化马现在看来其实并不是波台马的后裔,至于它们真正的祖先来自何方,仍是一个待解谜题。

这项研究由美国堪萨斯大学珊卓拉‧欧尔森(Sandra Olsen)、法国土鲁斯国立科学研究中心(the National Center for Scientific Research,CNRS)鲁多维克‧奥兰多(Ludovic Orlando)共同领导,同时还得到第二个重大的发现。

俄罗斯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Przewalski)1879 年发现、并于 1881 年由沙俄生物学家波利亚科夫(Poliakov)正式命名,原生于欧亚大陆干燥草原区的普尔热瓦尔斯基氏野马(Equus przewalskii),简称普氏野马(即我们较熟知的蒙古野马,也称为准噶尔野马),其实才是波台马的后裔。

简而言之,现存的普氏野马严格说起来并不是真正的野马,而是 5,500 年前已被驯化的波台马子孙,它们只能算是再度野生化的家用马。且由于其他现存大自然的野生马,像是俗称的北美野马(the mustang)与澳洲野马(the brumby),它们的祖先都是由欧洲殖民者引入,同样是驯化马,只是后来有野生族群,所以也不算是货真价实的野马。

事实上,现今世上所有马匹都没有百分百的野马,它们自己或祖先其实都经过人类驯化。

波台马是普氏野马的祖先

对欧尔森来说,这两项发现都让她震惊不已,并说:「早在 1993 年我们开始挖掘波台文化遗址后不久,我就确信我们发现了最早的驯化马。我们试着要证明这就是现代驯化马的祖先,但 DNA 的分析结果却显示,现代驯化马并不是波台马的后裔,反而现存蒙古一带的普氏野马才是它们的子孙。」

普氏野马的体型较小且结实,鬃毛短硬直立,不同于家马垂于颈部两侧,原本 50 年前就被宣布已在野外绝迹。所幸在热心人士的奔走下,将人工圈养的普氏野马重新野放到欧亚草原,之后族群复育的状况不错,数目也增加了很多倍,现今仅有的 2,000 匹普氏野马,其实是 1900 年左右捕获的 15 匹马繁殖而来,这是因各界努力得来的保育成果。

欧尔森博士接着说,这项研究的结果指出,现在世界上并不存在真正的野马,听起来让人有点难以接受,因为多年来许多马类生物学家努力研究并复育普氏野马,这个消息对他们肯定是一大冲击。「我们一向认定世界上还有最后一种野马,然而,我们现在才意识到,原来所有的野马早都绝种了。」

现代家马的起源仍是个谜

在这项划时代研究中,欧尔森博士研究团队分析了 42 组古代与现代马的基因体,包括 22 匹欧亚大陆马的 DNA ,这些基因样本取自涵盖甚广的历史年代与地理位置;另外还有 20 组取自哈萨克境内波台与克拉斯尼亚(Krasny Yar)两处考古挖掘点出土的波台马骨骸。

总归来说,这些样本是用作系统分析的材料,借此建立马类的家族谱系,而当研究人员比对古代与现代马的基因体时,发现今日驯化家马与波台马之间无法成功建立连结,反倒是普氏野马与波台马较相近。

作者在研究报告提及:「我们推测约西元前 3,000 年左右,有另一种马匹开始逐渐演化成现代家马,未来研究方向会着重找出家马的演化起源,并调查各种人类文化如何在既有基因变异中,塑造出历史上我们熟知的各种不同类型马匹。」

真相全貌尚待拼凑

西班牙生物演化协会(Spain’s Institut de Biologia Evolutiva)的卡利斯‧拉略萨‧福克斯研究员(Carles Lalueza Fox),虽然没有参与这次研究,也大方分享他的见解。他认为这篇研究澄清了普氏野马的生物地位,以往大众都认为它是世上硕果仅存的最后一种野马,结果其实不然。

此外,这篇报告也带出一些可进一步探究的问题,比方说可试着深入了解,究竟古代驯化的波台马与今日的家用马基因上有何差异?可能与某些特定基因表现型特征有关,像是长距离的移动能力,或是对病原体的抵抗力等,这些因素都可能使今日家马祖先发展得更成功。

他更进一步提出假设,认为至今尚未被发现的家马祖先可能与距今 3 千多年前的铜器时代,欧亚大陆西部出现的人类大规模迁徙有关。

当时人类在欧亚大陆其他区域的迁徙活动很可能即将揭露,而我们可直觉推定这两件事的因果关系:当可运输的马匹越多,人类的迁徙程度就会出现大幅成长。至于究竟那些马有什么样的基因优势?骑乘它们当作交通工具又为何带来巨大的好处?这些问题都仍待探索。科学家如今已掌握一些线索,现在只差找齐基因与考古证据来补足、验证假设。

(首图来源:pixabay)

如需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Technews科技新报

谢 佳盛

秉持着自然生态的喜爱,大学就读昆虫系,同时辅修园艺系。毕业后曾任职于矿物化石专卖店,一路上从动物到植物,再从植物到矿物。不过,直到去了澳洲才发现,无尾熊与鸭嘴兽并不是遍布于全澳!

Latest posts by 谢 佳盛 (see all)

未经许可,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违者必究。

直接使用新浪微博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