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资房价不成比例,通勤成地狱美国人宁可住车上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8 年 03 月 11 日 20:45 | 分类 职场 , 财经
4438368580_22f5d82b7b_o-624x414

【Technews科技新报】当劳工阶级被绑在一个高房价区域的工作上时,不得已只好愈住愈远,每天上演通勤噩梦, 由于找不到负担得起的房子,又不愿意每天花钱花时间在通勤,在美国大城市,许多人干脆以车为家,在薪资不涨房价高涨时代下,形成一个极端的社会现象。



美国大城市住房成本增加,但薪资停滞不前,逼得许多从事全职工作的美国人生活在无家可归的收容所,或者在停车场和高速公路上露营。目前还没有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使用汽车和房车当家的劳工数量,但最近许多城市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显示问题越来越普遍。

Curbed 报导美国加州圣塔芭芭拉当地劳工薪资停滞,但找不到经济适用房,为解决问题,当地非营利组织正在执行一个安全停车计划 (Safe Parking Program),在十多个停车场提供一个过夜停车和休息的场所,提供给低收入工作者的汽车和露营车停放,这些人通常是画家、园丁、服务生,甚至护士和兽医都有。

房屋成本过高造成无家可归在美国大部分地区形成严重问题,目前还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调查发现 1,100 万美国人的薪资超过半数付给租金,全国低收入住房联盟发现,美国 3 千个郡当中只有 12 个郡,每周工作 40 小时的最低薪资者可以合理承担一间单卧室公寓的租金。

哈佛大学住房研究联合中心发现,租金占收入比一直在上涨,2016 年最低四分之一收入的中位数承租者,扣掉住房成本后每月仅剩 488 美元,经通货膨胀因素调整后,比 2001 年减少 18%,2001~2011 年间住房成本上涨 5%,租房者收入中位数下降 15%。

在加州,尤其是高租金的沿海地区和蓬勃发展的湾区,许多低收入居民纷纷向内陆迁移,以逃避房屋成本膨胀,导致超级通勤族飙升。与全国大部分地区一样,因为负担不起城市房价因此愈住愈远,圣塔芭芭拉低收入工作者通勤时间越来越长。美国 2015 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市总人数四分之一的人通勤距离超过 50 英里,其中接近三分之一的长途通勤者每月收入不到 1,250 美元,2002 年通勤超过 50 英里以上的人只有 7,515 人。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发现,2000~2012 年间美国超级通勤族越来越多,全国主要大都市区居民一般通勤距离内的就业人数下降 7%,2015 年平均通勤时间上升至 26.4 分钟,1990~2014 年间居住在一个县,并在另一个县工作的美国人从 2,350 万增加到 4,010 万,增加 7%。通勤成本占低收入者收入大约 6%,是高收入者的两倍。

皮尤研究也发现,2005~2015 年间,通勤时间 90 分钟以上的加州通勤者数量增加 40%。纽约时报 8月曾报导这种极端现象,一名上班族每年赚 8.1 万美元,仍然需要在凌晨 2 点 15 分起床展开马拉松通勤。迪士尼的超级通勤族人数也多,14% 的员工每天为了赚时薪 13 或 14 美元,上班单趟通勤时间超过一个半小时,且收入的 6 成都花在租金。

工作与住家之间越来越远,劳工压力越来越大,即使在被认为是经济成长的地区也是一样。在加州硅谷的心脏地带,沿着道路停放的露营车数量增加到 200 多台,这些人称自己是当地居民,不是外来者,许多人毕业于当地高中。

在亚马逊所本地西雅图,也有超过 2,300 名居民住在自己的汽车里,这个问题变得很严重。法官最近裁定,如果住在自己的车里,根据美国公地放领法案 (Homestead Acts),它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家,这可能会大幅改变城市生活方式。

工作距离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不只是长途通勤的不便而已。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发现,2000 年开始的“贫困郊区化”,显示就业和低收入人口的地理位置正在发生变化。对于贫困居民来说,住在距离工作地点近的地方,可享受更多工作和休假好处,因此将交通和负担得起的住房投资与就业计划联系起来非常重要。

住房危机已达到空前的严重程度,美国大城市以车为家的方案反应居住正义问题,着实发人省思。

(首图来源:Flickr/dat’ CC BY 2.0)

如需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Technews科技新报

黄 嬿

在科技产业研究机构做公关多年,本身对科技新闻很有感,擅长操作科技新闻议题,关心产业趋势,科技业品牌、行销、策略布局等,工作之余喜欢以书写参与与刻划时代。
未经许可,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违者必究。

直接使用新浪微博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