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勤回顾历史,机器取代工作同时创造更多工作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8 年 03 月 06 日 9:00 | 分类 人力资源 , 机器人 , 自动化
industry-2692640_960_720

【Technews科技新报】机器到底是人类的朋友还是敌人?人们歌颂工业革命为人类带来现代文明生活的一切所需,但是每当科技进步,又高举“机器取代人类”的恐慌,机器到底是提振经济,增加工作,还是取代人类,减少工作?其实自工业革命以来,机器不断取代人力,人类对此已经有上百年的经验,应该可以从过去的发展找出答案。



德勤(deloitte)经济学者伊恩·史都华(Ian Stewart)、德巴普拉蒂姆·德(Debapratim De)、艾力克斯·柯尔( Alex Cole)研究英格兰与威尔斯过去 144 年的产业发展史, 2015 年 8 月时发布《科技与人:伟大的创造工作机器》(Technology and people: The great job-creating machine),可说正是这样的集大成作品。

人类早在工业革命之初就开始害怕机器取代人类,1811 年到 1816 年的卢德主义者(Luddite)反工业革命、反纺织工业化,四处摧毁纺织机与纺织工厂。卢德主义已经是遥远的历史,如今我们都知道工业革命不仅最终创造了更多就业,更彻底的改善了人类的生活品质,但是类似的想法却不断的在人类社会中周期出现,认为机器会让大多数人失业。

这种看法是没有从全局观察技术进步对人类就业的影响,大体而言,各种技术进步,对人类就业的影响,可分为直接影响与间接影响,本身影响与扩散影响,两两相乘,有 4 个面向。

科技进步固然会因为生产力的提升,而使得同数量的产品与服务所需的人力减少,也会因为产能大增,使得产品与服务供应增加而价格快速下跌,这部分的确会减少就业。例如原本许多国家都“以农立国”,但如今农业就业人口都已经相当少;以及全球化之后,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劳力密集劳工也是大幅减少。

然而,虽然同数量的产品与服务所需的人力减少,但是科技解除产能瓶颈以及让价格大幅下滑以后,该产业以及上下游会因此爆发性成长,最后需要的总员工数量,往往还比原本更多。

此外,在新科技的相关上下游产业,会因为新科技带来爆发性的成长,而大量扩增、人力需求大增。比如资讯软硬件产业,在产业逐步资讯化的过程中,产生大量需求,撑起了PC产业的荣景。

而新科技造成价格下跌的结果,也会让消费者能节省更多金钱,省下来的钱会转移到其他领域消费,造成其他产业欣欣向荣。这点体现在娱乐产业的发展,以及诸如健身房产业的兴起。

4 个面向中,只有第一个面相会造成就业减少,其他 3 个面向增加的就业都远超过第一个面向,而且,第一个面向的工作,往往都是重复性高、劳动辛苦程度高、对身体伤害最大、最无聊,而职涯发展潜能最低,人们不愿意做的工作;相对的,其他 3 个面向产生的新工作,都是更有发展性、更有趣、更有自我实现能力,人们更愿意从事的较好工作。总体来说,工作的数量更是有增无减。

科技取代纯粹肌肉力来源的工作

以英国而言,自 1992 年到 2014 年,中间经历网络资讯革命,然而总就业大增 23%。若区分细项来看,就业减少比例最高的项目是皮草贸易商,不过这比较不是受科技影响而是受到动物保护潮流影响,其次是纺织工,减少 82%,就比例上来说看起来很可怕,但是其实英国本来就已经没多少纺织工,1992 年只有 2.4 万人,2014 年剩下近 5,000 人,减少约 1.9 万人,但就业增加比例最高的项目,是同样为劳力密集工作的医疗照护工作,从 1992 年的近 3 万人,暴增 9 倍到 2014 年达超过 30 万人。

其他有趣的比较,例如打字员从 12.3 万人减少到 5.36 万人,资讯科技经理以上职位则从 11 万人大增到 32.7 万人;企业秘书从 9 万人减少到 4.32 万人,但管理顾问与企业分析师却从 4 万暴增到 18.8 万人,财务经理及主管从 8.88 万人大增到 20.6 万人。金属加工业、农业、电厂操作人员的就业机会减少了,然而演员、舞者、娱乐表演人员、制作人与导演的工作却大为增加,从 4.77 万人激增至 12.2 万人,让更多怀抱表演理想的年轻人能找到圆梦的机会。

总体来说,重复性枯燥工作减少,非重复性的工作增加,纯粹靠体力的劳动工作减少,需要认知能力的工作增加。以重复性、认知性与否将工作区分为 4 个象限时,可发现“非重复性、认知性”工作,例如管理顾问、企业分析师等,这类工作自 1992 年以来暴增 365%;“非重复性、体力性”工作,如医疗照护与家居照护人员,也大增 168%;“重复性、认知性”工作,如银行与邮局柜员,减少了 66%;而“重复性,体力性”工作减少最多,如金属加工业,减少 70%。

同样体力性工作,需要“用心”的工作如照护类,比起纯粹肌肉力量工作,发展也大有不同,若比较 19 世纪末的 1871 年与 2011 年,照护类工作在 1871 年只占总就业 1.1%,2011 年激增到 12.2%;肌肉力量工作在 1871 年占高达 23.7%,2011 年仅剩 8.3%。

总体来说,科技主要取代将人类当成“做牛做马”纯粹肌肉力来源的工作,以农业来说,1871 年英国农业占就业达 6.6%,到 2011 年剩下 0.2%,暴减 95%;洗衣工也有类似情况,1901 年时英格兰与威尔斯有 3,250 万人口,其中高达 20 万人以洗衣为业,2011 年时两地有 5,610 万人口,洗衣工仅剩 3.5 万人,这是因为电力与洗衣机的科技进步,将人类从辛苦又伤害身体、枯竭心灵的手洗衣工作解放出来。在此同时,粮食成本,以及一般人要维持衣服清洁的洗衣费用也大幅下降,人类从苦工中获得解放,成为消费者。

1950 年时,一篮子渠道物价指数中,食物占比率高达 34.8%,到 2014 年降至 11.4%;服装与鞋子原本占比 9.7%,也降至 4.5%。英国汽车还原通膨后的实际价格在 25 年内减半,在渠道物价指数中占比也同样减半。

在美国,1948 年时,一台 16 寸电视要价将近四分之一平均年薪,相较之下,2017 年美国劳动部数据,平均年薪为 4.46 万美元,而一台 40 寸左右的电视,价格不过 200 美元上下,只占平均年薪的 0.45%,电视从奢侈品变成随手买得起,然而目前电视提供的声光享受远胜过 1948 年的电视,美国物价指数资料显示,电视自 1950 年以来跌价 98%。

另一方面,科技在产业革命所在的项目、知识密集领域、非生活必须的新需求领域,创造了大量的新工作。尤其是当科技让生活必须的开销降低,人们的心灵终于能解放,能稍微享有一点“小确幸”,如上上酒吧、洗个头发,于是相关就业倍数增加,1951 年到 2011 年,英国酒吧员工暴增 4 倍;1871 年英国每 1,793 人才有一位理发师,2011 年每 287 人就有一个,对美发造型有兴趣的年轻人,在今日能做到理想工作的机会远胜过 1871 年。同理,演员、音乐人、表演从业人员、编剧、导演、制作人等所有文化艺术娱乐产业也是如此。

人类的天性反动保守

自工业革命以来的所有经验告诉我们,当科技提升生产力,大众的生活品质普遍提升,工作辛苦与痛苦程度普遍下降,怀抱梦想的年轻人能圆梦的机会普遍上升,不仅就业机会增加,工作的项目也从绝望无翻身之地的工作,逐渐转变为越来越有发展与挑战性的梦想工作。

为何如此?从巨观方面思考,其实非常容易理解:当一个经济体普遍性输入额外的生产力时,不论生产力是来自机器,还是来自引进外来劳动力,或是来自全球化输入廉价产品与服务,就如同一个人若在工作薪水之外,还领取高额补贴,日子自然过得更舒服惬意。

但人类的天性却是反动保守,遇上任何改变,不论是产业技术革命,或是全球化与外来劳动力,第一直觉都是反对任何改变,因此保护主义的幽灵永远挥之不去。然而,所想保护的旧工作,真的值得保护吗?为何要投注大量社会资源,去鼓励人们做重复性高、劳动辛苦对身体伤害大、无聊枯燥残害心灵、职涯发展潜能低、人们本来不愿意做的工作,还为此扼杀大量新工作产生的机会,而这些新工作却是更通往梦想的工作?

卢德主义与保护主义,其真正的本质,并不是机器与人类的斗争,不是本国人与移民或外劳之间的斗争,也不是资本与劳工的斗争,其实,是人类恐惧改变的天性而反对任何变动的力量,与希望将人类或一国国民的身体与心灵从苦工的桎梏中解放的力量之间的斗争。两股力量谁胜谁负,很自然的,就左右了一个国家的发展前途,以及该国年轻人是受苦还是圆梦的命运。

(首图来源:Pixabay

延伸阅读:

如需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Technews科技新报

蓝弋丰

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从事翻译、图文创作,关心历史、财经、科技产业,于PTT担任架空历史板板主,著有《海角七号电影小说》、历史小说《明骑西行记》,历史著作《橡皮推翻了满清》。
未经许可,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违者必究。

直接使用新浪微博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