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澳、美也一样“没公德心”?无桩式共享单车必生乱象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8 年 02 月 23 日 9:20 | 分类 共享经济
26324190178_c2f0606899_k-624x416

【Technews科技新报】无桩式共享单车从中国市场大爆发,第一时间许多人看到巨量中国资金投入,烧出惊人的投放量规模,产生错觉,认为无桩式共享单车是“未来潮流”,但紧接着,人们马上看到中国各大城市遭脚踏车淹没乱象,成堆的脚踏车占用停车位、私人土地,甚至在街上像垃圾堆积、遭扔进河中、沟中、丢到山上,出现众多“单车坟场”,更有许多单车遭破坏,或是破解侵占,当损耗率如此高,中国共享单车新创事业也就大量倒闭,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一一不支倒地。



中国的无桩式共享单车泡沫,许多人归咎中国人“没公德心”所致。但是,当无桩式共享单车来到一般亚洲人认为更“有公德心”的英国、美国,又是如何呢?

当然也是没有好到哪去。

最早进军英国的无桩式共享单车是 oBike,如今 oBike 进军英国的速度开始放缓,称是为了配合 2017 年 12 月起的商业模式转型,改为与全球各本地伙伴合作的“全球商业伙伴计划”(Global Business Partnership Programme),oBike 退出牛津地区,不过中国竞争对手 ofo 与摩拜单车,以及爱尔兰竞争对手 Urbo 则仍大力投放单车。自 oBike 开始投放单车,英国也出现民怨与乱象。

英国人抱怨共享单车以共享口号为借口,称单车越多越好,实际上却是行侵占宝贵的公共空间,民怨之高,让伦敦市议会交通委员会不得不研究,在发布报告《未来交通:仑东如何应对技术创新》(Future Transport: How is London responding to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中,除了讨论如何因应无人自驾车、无人自驾空中计程车等未来科技,也讨论无桩式共享单车造成的问题。

伦敦交通局因应单车乱象,在 2017 年 9 月时已发布无桩式共享单车管理标准,但是伦敦市议会交通委员会仍认为不足,抨击伦敦交通局在应对无桩式共享单车问题时“沉睡不醒”,报告中呼吁要严格限制营运商数量,以避免“大量未使用的单车遗弃在道路与人行道”,也就是同于中国各地发生的单车坟场问题。

2017 年 10 月伦敦交通局向议会交通委员会报告时,明白指出 oBike 有很多问题,“没知会任何主管机关就来(投放),甚至没有客服电话,没有已证明可行的商业模式(就自称创新),不了解伦敦市区的复杂性,也不了解伦敦市交通管理单位的公权力,在许多市区造成相当多问题,我们对此严重关切。”伦敦交通局只好“要求移除单车,他们也配合。”至于一开始为何并未立即行动,只因为伦敦市政府想要“试着欢迎创新”。

很不幸的,没有可行的商业模式只是胡乱到处乱扔单车,并不是什么未来潜力创新,只会造成问题,在英国如此,在澳洲、美国状况也一样。

澳洲忧心成恐攻手法

澳洲市场有 oBike 及本地厂商 Reddy Go 经营无桩式共享单车,也一样很快就出现单车到处乱扔的情况。2017 年 9 月,因为太多单车丢入墨尔本的雅拉河,造成严重污染,不得不进行打捞行动,一口气捞出一整船 42 辆单车。单车还频频出现在更奇怪的地方,例如遭“串烧”在鹰架上、“灌篮”在篮网上,怪奇抛弃场所之多,在 Facebook 还有粉丝成立 oBike 乱丢到奇怪场所的专页;至于乱丢在街上与人行道的更是数以千计,严重阻碍交通。

墨尔本市议会忍无可忍,于 2017 年 10 月对 oBike 制定规范,要求单车不许挡住人行道,必须直立放置,并且若遭放在危险地带,限时 2 小时内必须清除,oBike 每投放一辆单车需付款澳币 50 元,否则就把单车当成垃圾,压扁成废铁卖掉。悉尼市原本采取放任态度,如今悉尼市议会也积极思考如何管制 oBike。

澳洲国家安全专家更未雨绸缪,担忧无桩式共享单车四处散落,很可能造成公共安全危机,因为恐怖份子有可能趁机改造单车,在空心车架中塞入炸弹,金属车身爆炸时会成为杀伤力强的金属碎片,恐怖份子可同时在市区多个地点单车炸弹,造成紧急反应单位的混乱。

这个担忧是来自过去实际发生过的恐怖攻击事件,最早可追溯到爱尔兰共和军还活跃时期,曾经计划用脚踏车炸弹攻击英国的海滨度假饭店,类似攻击死伤最惨重的是 2008 年印度拉贾斯坦邦首府斋浦尔爆炸案,当时恐怖份子将单车炸弹分布在 7 处同时引爆,造成超过 60 死、上百人伤。安全专家指出,防范恐怖攻击的办法之一,是提醒民众注意有无可疑物品,但若民众已经习惯单车随地乱丢,甚至随意丢到建筑物内部,因而毫无警觉,恐怖攻击成功机会就更高。

在脚踏车大国荷兰,阿姆斯特丹是根本禁止 oBike,市议会表示,阿姆斯特丹市投资许多成本在公共单车停放空间,供任何私有或出租脚踏车使用,但绝不允许占用公共停车空间为营运场所的做法。

美国目前共享单车数量最高的城市是德州达拉斯,自 2017 年 8 月起无桩式共享单车进军达拉斯,达拉斯市政府认为面对新商业可先采取无为而治,看看有何问题再来管制,于是无桩式共享单车大举进驻,扩张速度在  2017 年 11 月 ofo 加入后更为快速,如今共有 2 万辆无桩式共享单车投放。

毫无意外的,2017 年 9 月起,民怨暴涨,市政府接到 800 起投诉案件。多数投放的共享单车,就像中国的状况一样,占据公共空间就是好几天甚至数个月,且其中许多毫无使用迹象;单车坟场现象也大量出现,一小堆一小堆占住人行道,许多任意乱倒本地上,或是扔进河里、湖里,有人纵火烧脚踏车,更有人把共享单车做成“设备艺术”,锯成两半,插进电线杆中,有人立起招牌将来自加州的共享单车品牌莱姆单车(LimeBike,见首图)形容为“达拉斯版本的马路撞死动物”,视为扰人路障,更有社区禁止共享单车进入,连单车爱好者也对共享单车乱象感到嫌恶。

20180223092447

莱姆单车在达拉斯投放 1 万辆脚踏车,表示会将达拉斯员工从现有 50 名增加到 100 名,以好好管理资产,但莱姆单车坚称只有不到 1% 单车受影响,ofo 则坚持表示达拉斯“没公德心”的情况并没有比其他城市更严重。但达拉斯市政府不这么想,目前正打算立法限制共享单车总量,ofo 对此表达抗议,表示当前的投放量远未到达市场规模需有的数量。

莱姆单车表示,目前在达拉斯市最高已可达 2 天租借次数 1 万次,然而,即使莱姆单车将人手增加到 100 人,恐怕也无法恰当管理散布全市各处的单车。以莱姆单车租借一次 30 分钟 1 美元的收费,一日 5,000 次规模,即使以年薪 2 万美元的低薪(美国 2016 年中位数年薪 30,533.31 美元)也是连 100 人都雇不起,更别提购买单车的摊销折旧及维护费用了。

各无桩式共享单车业者鲜少透露实际营运情况,为实际了解真实状况,单车交通系统公司(Bicycle Transit System)雇用交通工程顾问公司托尔设计集团(Toole Design Group),于 2017 年秋季针对美国西雅图与华盛顿特区的无桩式共享单车进行田野调查,发现 12% 单车有严重故障,12% 停在私人场所,公众无法进入租用,各家业者 App 显示的单车位置与实际位置有落差,在华盛顿特区有 8% 单车未能显示位置;在西雅图,街上实际的单车数量是 App 显示的 2 倍之多,也就是有半数都未能显示位置,可能定位有故障,也当然无法为消费者所用。

ofo 在科罗拉多州极光市大幅灌水营运数字,经过修正后,每辆单车每天平均使用次数仅 0.18 次,远低于 ofo 最初宣称的 2.5 次。莱姆单车在西雅图投放初期的营运状况每辆每日达 2.5 次,但自 2017 年 6 月到 11 月底,西雅图市允许的 3 家业者,共 9,388 辆单车,总租用次数仅 34.7 万次,由于最后许多单车因故障或遭骑至私人土地而没有办法营运,因此街上实际的单车数量可能仅 4,000 辆。即使如此,换算每日租出次数,平均也仅 0.68 次。以这样悲惨的出租次数来看,业者连维护营运人力的成本都付不起,就算不计脚踏车成本,也没有获利的可能性。

出租次数大幅减少的原因也很简单,全球各大城市的桩式共享单车多半要持续重新配置,也就是将单车从热门停放桩点载运到热门租车桩点,因为交通需求并非双向自动平衡,共享单车会一直从热门出租点骑到热门停放点。无桩式共享单车业者却大多不重新分配单车,任凭租车者自行乱骑,结果是营运一阵子之后,热门租车点的单车就会被租光,统统骑到冷门租车区,结果就是在社区堆积大量没人要租的单车,而热门租车区却无车可租。

若无桩式共享单车业者要改善此一基本问题,由于单车散落各处,回收并重新配置的成本远比桩式共享单车更高,维运成本会高到无法负担。

雪上加霜的是,共享单车业者为了压低成本,多采用廉价劣质脚踏车,很快就会故障,大概寿命仅约 2~4 年,若要认真经营,维运成本将因高昂的维修人力成本而更提高,于是业者的态度是坏了就扔着不管,充当灌水投放辆数,其实没有真正的营运功能,业者只不断强调投放辆数,却尽可能对实际营运及营收守口如瓶,不让股东知道实情;无法在市场取得营收,靠着吹嘘“共享”幻梦在资本市场取得营运资金。

引发洗钱质疑

由于无桩式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只要简单计算一下就能发现必定赔钱,如此“圈钱”实在太过明目张胆,因此许多阴谋论甚嚣尘上,例如质疑其实是“押金经济”。先付押金后用车是中国共享单车业的普遍做法,以 ofo 而言,原本押金为 99 人民币,调高到 199 人民币,摩拜单车则收 299 人民币押金,这笔押金使业者可能进行“洗车”。

知名管理学巨头彼得杜拉克生前于《下一个社会》一书中谈论中国时,曾提及中国西安国营自行车工厂已经囤积 500 万辆自行车在仓库,品质低劣到无人想骑,毫无市场价值,只能堆在仓库,中国各地各厂都有类似状况。若把数以百万计的无用单车,从仓库投放到街上,清除仓库空间,却取得押金收入,不失为是一个变现的好办法,只可怜了全球的街道、空地、山林、河川湖泊,成为乱丢垃圾的受害者。

无论如何,无桩式共享单车仍在持续扩张,莱姆单车与 ofo 于 2018 年 2 月进军加州圣地牙哥,入侵原本由桩式共享单车 DecoBike 签约独占至 2023 年的市场;ofo 于 2018 年 2 月从科罗拉多州极光市扩张到丹佛都会区的独树市;德州奥斯汀市市议会也于 2018 年 2 月决定开始无桩式共享单车测试计划,奥斯汀市的桩式共享单车 B-Cycle 在设置第一年,2014 年时骑乘 15.6 万次,到 2016 年达到 20 万次,但 2017 年萎缩到 19 万次;优步(Uber)则在 2018 年 2 月与 Jump Bikes 合作,在旧金山投放 250 辆共享电动单车。

另一方面,各地市政府也正积极针对无桩式共享单车乱象制订管制条款,除了伦敦、达拉斯等地以外,佛罗里达州也正在立法规范,若通过,预定将于 2018 年 7 月 1 日生效。只能说,在支持无桩式共享单车的这股资金狂潮尚未停歇之前,全球到处乱丢脚踏车,业者与地方政府大斗法的情况势必还将持续下去。全球无桩式共享单车都被乱丢,这跟哪国人“没公德心”实在无关,只能说是不正当诱因下的错误商业模式加上有意疏忽管理,必然发生的乱象。

(首图来源:Flickr/SounderBruce CC BY 2.0)

延伸阅读:

如需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Technews科技新报

蓝弋丰

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从事翻译、图文创作,关心历史、财经、科技产业,于PTT担任架空历史板板主,著有《海角七号电影小说》、历史小说《明骑西行记》,历史著作《橡皮推翻了满清》。
未经许可,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违者必究。

直接使用新浪微博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