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企业半年崩坍,英国第二大建商 Carillion 破产启示录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8 年 02 月 22 日 8:00 | 分类 人力资源 , 财经
13ce0929e10ce7f_size61_w940_h443

【Technews科技新报】百年企业也会一夕倒塌。根源始于 1903 年的英国第二大建商 Carillion,有超过百年历史,有 4.3 万员工,其中 2 万人在英国,3 万家供应商,更是英国政府重要的公共建设工程合约商,2016 年营收 52 亿英镑,但在 2017 年遇上财务危机,6 个月内发出 3 次财务预警,到 2018 年 1 月轰然倒闭,留下无数烂尾工程、失业员工、可能领不到退休金的退休员工、无数与供应商和客户间的烂帐不知如何处理。



Carillion 是英国柏油路集团(Tarmac)独立而出,柏油路集团成立于 1903 年,原名柏油碎石联盟有限公司(Tar Macadam Syndicate Limited),顾名思义经营的就是铺马路的柏油碎石,其原料来自炼钢的炉渣。一开始经营不佳,1905 年公司改由钢铁大亨阿佛列·希克曼(Alfred Hickman)执掌,一方面确保炼钢炉渣的来源,一方面在希克曼家族的管理下,企业蒸蒸日上,从铺路原料商进展为工程承包商、营造商,经过一连串购并,最终规模庞大到参与包括泰晤士河防洪闸、英法海底隧道等指标性工程。

发展过度肥大的结果是,当英国面临 1990 年代经济萧条,柏油路集团受创惨重,改弦易辙,进行一连串瘦身,希望回归原材料本业,因而于 1999 年将建筑与专业服务部门独立成为 Carillion。Carillion 成立后,又恢复积极扩张的企图心,进军设施管理市场,又发动购并进入铁路维修、能源效率等市场,在不断扩张与购并之后,到 2016 年,Carillion 年营收规模达 52 亿英镑,净利 1.3 亿英镑,市值达近 10 亿英镑。

Carillion 成为英国最大公共工程承包商,在民间领域也包山包海,承包的知名重要工程包括参与 2 号高速铁路的建造联盟、巴特西退役燃煤电厂重新开发案、利物浦足球俱乐部主场安菲尔德球场扩建案等等;Carillion 是英国国家铁路网的第二大维修营运商,为英国国防部营运管理 5 万户房舍,管理近 900 间学校及高速公路和监狱,在全球,营运范围广及加拿大、中东、加勒比海国家。

规模这么庞大的大企业,应该很稳固才对?事实恰恰相反,由于规模太大,承包的业务包山包海,已经远远超过 Carillion 董事会或总部能管理的范围,盲人骑瞎马,逐渐走向悬崖也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在国内,Carillion 接下太多英国民间出资立案制(Private Finance Initiative,PFI)项目,PFI 是英国政府 1992 年提出的公共建设新模式,公共建设由民间厂商出资兴建并营运,民间厂商开始提供公共服务后,政府再依据合约条件购买服务。PFI 设计的目的,在于减轻政府财政负担,并期待以民营提升营运效率,然而,PFI 虽然大为减轻政府的财政与管理负担,对企业来说,却是把负担加诸在自己身上,为了标下 PFI 项目,得标企业往往得到“赢家的诅咒”(winner’s curse),也就是出了没有人想出的不利条件,才因此得标。会提出这样的不利条件,往往是因为计算成本错误,低估了风险成本,最后多会导致公司赔钱。

Carillion 过度庞大的规模成为沉重包袱,若放弃太多公共工程无事可做,Carillion 会被自身体积拖垮;于是 Carillion 就成为最常面临“赢家的诅咒”那方,为了取得案源不惜冒险,而接到赔钱生意。其中包括拖累最严重的三大“惨案”:

桑威尔的密德兰都会医院(Midland Metropolitan Hospital),合约价值 3.5 亿英镑,原定 2018 年 10 月开幕营运,却因为照明、暖气、通风系统问题,结果要到 2019 年才能完工。

皇家利物浦医院(Royal Liverpool Hospital),合约价值 3.35 亿英镑,这家 646 床的新建医院,原定 2017 年 3 月开幕,却因为赶工导致建物不断发生裂痕,修补不完,完工日期不断延后,遥遥无期。

亚伯丁西外环道路(Aberdeen Western Peripheral Route),合约价值 7.45 亿英镑,由多家营造公司合资成立的亚伯丁道路公司(Aberdeen Roads Ltd.)承建,合资者除了 Carillion 以外,还包括保富集团(Balfour Beatty)、莫里森营造( Morrison Construction)、Galliford Try 等。亚伯丁西外环道路于 2015 年开工,原本预估兴建预算 5.5 亿英镑,还是笔赚钱生意,不幸遇到所经路线地主严重抗议,还因为污染苏格兰重要鲑鱼产地河流而遭罚 28 万英镑,政治上的阻碍导致土建工程进度落后,使得工程被迫在苏格兰冬季进行,造成成本暴增到 8.5 亿英镑,变成赔钱生意,如今其他合资公司得一起承担负债。

在 PFI 制度下,工程得完工启用后,政府才会付钱购买服务,因此若工程延后、超支,都是承包商要自行承受风险。Carillion 接了一屁股公共工程,许多延期、超支,满手烂帐,屋漏偏逢连夜雨,Carillion 扩展到中东,原本应该担起分散风险作用,结果却只是累加风险,受国际油价下跌、油国财务恶化影响,中东客户延迟付款,导致 2017 年中 Carillion 发布获利预警,减记价值超过 10 亿英镑的合约价值,使其约 9 亿英镑的债务,以及约 6 亿英镑的退休金缺额,负担更加沉重。

英国各主要银行全数不肯伸出援手,英国政府也不因有众多公共工程握在 Carillion 手上就认定它“大到不能倒”,于是到 2018 年 1 月,Carillion 只能走向倒闭一途。倒闭一个月后,一切仍纷纷扰扰,Galliford Try 宣布被迫增资 1.5 亿英镑,以应付亚伯丁西外环道路案带来的 2,500 万英镑损失。英国破产部目前焦头烂额,帮 Carillion 英国员工找工作,目前已为 6,668 人找到工作,但有 1,000 人确定失业,另外尚有 1 万多人还不知未来何去何从。

英国政府尊重市场的自然法则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也遭牵连,资诚(PwC)、毕马威(KPMG)、安永(EY)、德勤(Deloitte)四大会计事务所过去 10 年与 Carillion 的业务往来赚得 7,100 万英镑,涵盖信息安全漏洞顾问、募资顾问、税务、购并案与退休金等业务。英国各界迁怒四大收取这么多费用,却未能阻止 Carillion 走向破产,加上资诚如今是破产清算过程的顾问,但资诚也同时是 Carillion 最大债权人之一,退休金受益人的顾问,显然有利益冲突问题。想要求四大以外的会计师事务所来处理 Carillion 破产事宜,却很难找到,转而攻击四大是“寡占”,使四大承受不少舆论炮火。

信佳集团(Serco)成为少数在这起大混乱中得利的企业,先前信佳打算以 4,800 万英镑承接 Carillion 在英国国家医疗体系(NHS)的业务,如今趁乱捡便宜,只付 3,000 万英镑就买到。信佳之所以能活下来得利,其实恰好就是 Carillion 崩溃的原因。信佳CEO鲁伯特·所梅斯(Rupert Soames)总是在桌上放一枝马桶刷,提醒他若是毛利低于清洁业者的 5%~6%,案子就绝对不接;相对的,Carillion 显然走相反路线,2017 年第一季尚未揭露财务问题时,毛利就仅有 1.6%,远低于平均。以英国铁路营运承包业务来说,平均毛利为 3.4%。

当 Carillion 以如此低的毛利接案,负责的工程与营运维护只要有任何意料之外的延迟或额外问题,或成本些微提高,马上就会陷入亏损,而复杂庞大的工程不可能没有意料外的问题,于是接越多案子亏损越多,Carillion 接案方式有如在进行本大利小的赌博,赌赢也只赚一丁点,赌输就全盘皆墨,这么不划算的赌局,一旦长期投身其中,只有灭顶一途。

Carillion 过去曾经靠公共工程坐大,为何如今反被公共工程拖垮?除了 PFI 制度因素,过去英国公务员对产业一问三不知,写出的合约充满对企业有利的漏洞,例如利物浦学校签订 25 年合约,2014 年学校就关闭,但是合约还没结束,结果利物浦每天还要支付合约商 1.2 万英镑;2010 年以后,英国成立皇家商业服务所(Crown Commercial Service,CCS),训练公仆基本商业知识,并协助各部门面对承包商时能在商业面更完善合约,因合约漏洞意外得利的情况才几乎不可能。

另一方面,过去只有规模够大的企业才有办法承接重大政府标案,2011 年起英国政府决定改善这种状况,成立“找合约”(Contracts Finder)网页窗口,协助中小企业取得合约,如今这个窗口相当受中小企业欢迎,一周有 200 家企业上线登入。英国政府特意培植中小企业来与大企业竞争,以竞争压低标案价格,目标是 2022 年要有三分之一政府标案由中小企业得标。如今 Carillion 倒闭成为严重政治事件,3 万家下包商可能遭欠款,英国政府将更倾向发包给中小企业。

英国政府处心积虑改善公共工程合约与增加中小企业竞争的情况下,特别肥美的合约已经很少见,标政府工程不仅没有办法额外得利,相反的,从亚伯丁西外环道路的案例来看,政治事件造成工程额外风险的状况却与日俱增。但 Carillion 尚未习惯英国公共工程毛利变得如此低、风险如此高,庞大的事业体照过去的惯性猛接案,最后一头撞上墙壁。

Carillion 破产后,许多英国左派媒体抨击是“自由市场的失败”,但 Carillion 的问题,与其说自由市场失败,毋宁是企业管理失败。Carillion 策略无法符合市场变化后,现金流出现问题,身为上市企业,却不按照市场原则与法规公诸于世,而是还提早支付债款,甚至没有获利却声称可用累积资金发股息,打肿脸充胖子,试图欺骗市场,让市场误以为 Carillion 仍然财力雄厚。这种管理不透明、欺骗股东的行为,可说死不足惜。

市场为何有效率,关键要素之一,就是有自然清除恶劣行为的手段,公司破产正是其中之一。以过低毛利抢标,又试图欺瞒市场的 Carillion 破产,证明即使百年企业、大企业,在市场法则下也一样会一夕崩坍。Carillion 消失后,虽然英国政府一时间要头痛如何处理满坑满谷的烂尾工程,但对市场来说,英国公共工程的毛利可望恢复较健康水准。正当经营的企业可从 Carillion 留下的空间得到发展机会,英国政府无惧 Carillion 烫手山芋,放手让它倒闭,尊重市场的自然法则,对英国经济可说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首图来源:凤凰财经)

如需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Technews科技新报

蓝弋丰

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从事翻译、图文创作,关心历史、财经、科技产业,于PTT担任架空历史板板主,著有《海角七号电影小说》、历史小说《明骑西行记》,历史著作《橡皮推翻了满清》。
未经许可,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违者必究。

直接使用新浪微博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