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啦!先让我自拍一下”沉迷于危险中拍照的重度社交媒体使用者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7 年 10 月 03 日 9:00 | 分类 社交网络 , 科技趣闻 , 网络
hurricane_harvey-624x393

现在似乎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社交媒体重度使用者们用近乎疯狂的自拍(或拍摄),呈现出他们认为的完美,即便眼前有可怕的飓风、龙卷风袭来也一样。数以百计的美国人最近从艾玛(Irma)与哈维(Harvey)飓风风暴中逃离,却看到有许多人冒着生命危险观浪与拍摄。



这样的状况盛行已久,如这位费迪南德先生(Ferdinand Puentes)是 2013 年夏威夷附近海域坠机事故的幸存者,事故发生后漂浮在海上,以穿着航空救生衣之姿拍下这张自拍。

同样的 2014 年澳洲悉尼一家咖啡馆(Lindt chocolate)发生人质劫持事件,上百民众到现场自拍,并且打卡上传至各社交平台,对正设法营救人质的警察还有受害者,这样的态度合不合适?

美国一名消防员,在火灾房屋现场以相当灿烂的笑容留下这张合影;但这张照片很快就被官方撤下了!

另一个引人非议的是一名男子对身后的车祸现场与焦黑的遗体自拍,毫不考虑车祸现场的混乱与尊重死者。

这架飞机的客舱突然间烟雾弥漫,一名乘客竟然没有因此恐惧慌张;相反地,他好像带着微笑,拍下这张自拍。虽然你好像无法在密闭空间做什么,但笔者实在太佩服这样的情况还可以自拍的勇者!

这些照片与自拍,让笔者想到许多极限拍摄──用自己的方式登上世界各高楼的照片。还记得去年高雄 85 大楼,遭一名高楼极限摄影爱好者 Lamyock 徒手攀登事件吗?Lamyock 的 Instagram 不乏各式高耸建筑物的攀登照片,让众多粉丝看了心惊胆跳。这种系列照片叫做 Rooftopping(高楼极限摄影),拍照的摄影师则称为 Rooftoppers(玩命者)。

来自俄罗斯成名已久的 Rooftoppers – Vitaliy Raskalov & Vadim Makhorov,时常在社交平台(Instagram、YouTube)登出高楼极限摄影照/影片。高处景色虽然美不胜收,但疯狂行径让观赏照片的人捏了一把冷汗。

为什么越来越多青少年想成为 Rooftopper?

自从社交平台大量出现 Rooftopping 类型照片后,地球的“强心脏”就开始不断被唤醒!根据牛津大学 Bradley L Garrett 研究报告显示,主要原因是“为了出名”。

事实证明,在 Instagram、YouTube 的极限摄影者追随者(粉丝)众多,大部分都超过几十万粉丝,甚至不乏被运动品牌及摄影品牌相中给予赞助。Vitaliy Raskalov、Vadim Makhorov 在中国攀登上海环球中心的影片,YouTube 影片点阅已累积到 6,400 万。

受“网红文化”影响,全球越来越多青少年试图借助社交媒体一夜成名!在去年,印度 15 岁少年 Ramandeep Singh 在家中拿父亲的左轮手枪自拍意外走火身亡,印度在全球统计中,近年就发生了 20 起自拍死亡案件,是全球自拍死亡率之冠的国家。人类行为学家接受德国之声 Deutsche Welle 采访时表示:“社交媒体成为我们生活最依赖的一部分,人人都想成为网红,自拍出名是最快的捷径”。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 Jesse Fox,在 2015 年发布了一篇关于《错误时机的自拍》心理学研究。内容提到,强迫自己在紧急情况下拍摄自拍照其实对自我心理并没有帮助,但从另一个面向思考,你可能可为紧急情境记录细节,例如奇怪的声音来源、攻击者或凶手的面貌。你的确有可能会为现场留下最重要的证据。

但 Fox 也表明,如果你眼中只有自己,拍摄当下目中无人,那就代表你完全没有关注当下的情况,突显出你的“自恋”(narcissism)。只期待自己的照片能广泛流传与分享,又或积极想证明自己曾经到过这个险境之地罢了。

(本文由 T客邦 授权转载)

如需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Technews科技新报

T客邦

《T客邦》是由台湾最大的电脑出版集团“PC home电脑家庭”所经营,每日提供专业、详实、高品质的科技资讯,成为许多电脑爱好者的科技网站。
未经许可,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违者必究。

直接使用新浪微博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