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监视人民新方式,计算你的“威胁指数”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6 年 01 月 13 日 10:08 | 分类 大数据 , 社交网络 , 计算机
police

科幻电影中预知犯罪的场景有可能在真实世界上演!你能想像当警方接获报案一名男子挟持人质时,警方能透过一个电脑程序就搜索到所有关于此嫌疑犯的资料,包括犯案纪录、资产纪录、商业数据等,并显示出他的“威胁指数”,藉此决定该派出什么等级的警力来与他对峙吗?美国弗雷斯诺警方正是如此,他们利用 Beware 软件监控人民生活,希望藉此更加保护人民的安全。



警方认为,这样的工具不仅能提供他们办案时的重要资讯,帮助他们了解嫌疑犯是否为恐怖份子,阻止枪击事件的发生,更能保护警方与人民的人身安全,找出嫌疑犯的藏匿处等,去年在巴黎和圣贝纳迪诺所发生的爆炸与枪杀事件更突显了此软件的重要性。

然而,此软件的运用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议,许多自由主义者以及激进份子认为这样不仅可能侵犯人民的隐私权,还有可能会被拿来滥用,变成一种违法的行为。他们认为,制定法律的目的应该是要保护人民,而不是让警方拿来为所欲为。

弗雷斯诺警方并不是侵犯人民隐私的唯一例子,许多民众并没有察觉到,其实警方早已从各种方式搜集人民的资讯,却也在此过程中造成许多争议。像是美国巴尔的摩和佛格森警方会将相机安装在无人飞机上,在许多抗议和动荡的场合中进行摄影。此外,近几年来,许多警察会在没有搜索票的情况下,会用一些设备搜集人民手机中的数据,类似的事件更是层出不穷。

电子前哨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资深律师 Jennifer Lynch 表示:“这些事情是从 911 事件后开始建立的。”她说,这些一开始是应用在军事移动中,之后才渐渐转而运用在国内的执法单位,对国家来说,这种方式不仅较省钱,也能更简单的监控人民。许多警察部门不太透露自己是否有运用此种设备,弗雷斯诺警方更反常地告知媒体他们是以 60 万美元购入此设备,引起当地不小的反弹声浪。

高科技兵工厂

弗雷斯诺的“即时犯罪中心(Real Time Crime Center)”成为了各地警方的仿效模型,近十年来,相似的犯罪中心也在美国纽约、休士顿、西雅图三地建立。其充满未来感且全年不休的控制室坐落于弗雷斯诺警方的总部中,让警方在需要的时候能够在此查看、分析和下达指令。

在此犯罪中心的墙上有 57 个屏幕,操作者能放大画面,更能利用警方在市区内部署的 200 支监视器查看城市中的每一个角落,还能与学校和查看交通情况的 800 支监视器连通,他们也期望未来能与警察胸前配戴的摄影机连接,增加超过 400 支的摄影机,完成一个完整的监视系统。

而监视器,或者说是摄录机只能说是能拿来监视人民的其中一个方法而已。警方不仅能查阅美国超过 20 亿个车辆牌照和所本地等私人资讯外,更能利用不同的系统定位出犯罪地点,像是利用各地收音器找出开枪地点、利用社交软件调查是否有违法行为等,弗雷斯诺警方则表示,拥有这些能力能让他们即时取得重要资讯,打击犯罪。

弗雷斯诺警方更举了许多例子说明有这些工具的帮助,他们能更省时且省力,不仅利用监视器抓到了抢劫犯,也因为有目击者的描述以及汽车牌照数据库的帮助,成功逮到一场凶杀案的嫌疑犯。然而,在此之中好像都是一般美国警方在办案时常有的惯例,Beware 软件中的“威胁指数”才是最备受争议的部分,而弗雷斯诺警方也是首先试用此软件的警察部门之一。

当警察在答覆这些报案电话时,Beware 会自动寻找通话地址,提供警方所有的住户姓名,并且还会上网查找与他们相关的公开资讯,最后提供警方 3 种颜色—绿、黄、红,其中之一的警戒颜色让警方参考。

至于 Beware 怎么计算“威胁指数”,研发它的公司 Intrado 不愿意公开,只表示这是商业机密,是否与违法行为、重罪、FB 上的留言有任何关系则不得而知,只知道此程序会提供使用者相关数据与报告。从此运用中,我们也能看出大数据的市场也从行销和许多大公司的手中转移至执法单位上。

弗雷斯诺警察局长 Jerry Dyer 也表示,他们常常将大量的警力用在查找那些不正确且贫乏的资讯,不仅浪费时间也浪费人力,也因此,有了 Beware 和“即时犯罪中心”的帮助,才能够让他们在办案时更有效率。

dyer

▲ 美国弗雷斯诺警察局长 Jerry Dyer。(Source:The Washington Post

但有的人则认为将所有的监视系统集中在同一个地方将会带来许多的麻烦,美国奥克兰虽原本也想建立类似的犯罪中心,最后也在民众的反对下,打消了这项计划。另一民权律师 Rob Navarro 则表示,Beware 这个软件根本就是一个未爆弹,只是等着被启动的那一天而已,只有打造它的公司了解“威胁指数”的计算方式,这样自己的指数是否有算错谁会知道?

Navarro 也不是唯一对此感到忧心的人,弗雷斯诺市议会也在 2015 年 11 月时对 Beware 举行了一场听证会,其中一个成员更指出,当地媒体报导有一名妇人的“威胁指数”被提高,只因她在路上走路传推特时,里面提到了一个叫“Rage”的纸牌游戏。对于 Beware 来说,此字可能是他们在调查评估使用者在社交媒体中的发文关键字之一。

一名议员 Clinton J. Olivier 更表示,此软件就像是从反乌托邦的科幻小说中蹦出来的,更向警察局长 Dyer 询问是否能现在就查看自己的“威胁指数”,结果显示 Oliver 为绿色,但他的家则显示为黄色,警方表示,可能是之前的住户有犯罪纪录。Oliver 对此表示不满,认为若今日是要调查他的话,警方并不会深入调查,可能只会将他与先前的罪犯一视同仁罢了,这对他来说一点都不公平,更何况是人民呢?

一名 Intrado 的代表只在一场采访中简短表示,他们会研发 Beware 是希望能更快速地提供警方商业中能取得的公开资讯,提高警方对此嫌疑犯的警觉性。

呼吁举行有意义的辩论

根据美国司法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997 年时,全美只有 20% 的警方部属高科技的监视系统,而 2013 年经统计,已有超过 90% 安装。监视器和牌照自动辨识器已不再稀奇,反而手持生物感测器、社交监控软件等设备的数量不断的增加。

美国各地警局运用了不同的方式监控着人民,只是方式大同小异。这样的监控也制造了许多庞大的数据,集中堆放在当地、区域及国际中的数据库李。FBI 近期也规画要用 10 亿美元的金额打造一项“新世代辨识程序”的计划,搜集指纹、虹膜扫描、脸部辨识等数据,帮助当地警方辨认嫌疑犯。

执法单位认为,透过这些高科技的帮助,他们能做的又更多了,像是去年维吉尼亚警方透过牌照自动辨识器的帮助,捕捉到一名射杀了正在直播的记者的嫌疑犯。此外,这样的系统也能帮助他们找到许多绑匪、逃犯、或那些想制造破坏性极大的犯罪事件的罪犯等。

police1

▲ 一名警察正在查看车上的电脑设备。(Source:The Washington Post

然而,这些好处可能就得以人民的隐私做为代价,许多执法单位在未经法官同意前就直接查找人民的隐私。而面对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的批评声浪,美国司法部也在去年九月宣布,所有的联邦警局在办案前,都须先取得搜索票才行。

ACLU 的一名律师 Matt Cagle 表示,这些讨论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在放马后炮,他们这些机制早已行之有年了。Cagle 补充:“每次运用这些监视的高科技设备时,我们必须要举行一个有意义的辩论,在运行时,必须要有保护措施和监督等机制才行。”

在举办过那场极具争议性的 Beware 听证会后,弗雷斯诺的警察局长表示,他将会做些事情来消除人民的疑虑,并与 Intrado 合作关闭“威胁指数”系统,可能的话也会关闭社交监视。他也在最后表示:“总是会有两全其美的方法。”

(首图来源:Flickr/West Midland Police CC BY 2.0)

林 亚慧

平时喜欢关注 3C、科技新闻,也爱看电影和小说来当生活消遣,希望用浅显易懂的文字就能简单传达自己对于科技的热忱。
未经许可,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违者必究。
关键字: ,

直接使用新浪微博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