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圭电力 94.5% 来自可再生能源,“当生意做就成功”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5 年 12 月 14 日 9:06 | 分类 能源科技 , 财经 , 风能
380352233_8e6defb044_z-624x459

因应暖化危机,各国都订出可再生能源比率目标,不过这些目标比起南美洲小国乌拉圭已经达成的目标,都相形见绌,因为乌拉圭在电力方面已经有 94.5% 来自可再生能源,总能源消耗(含交通领域的汽柴油)则有 55% 为可再生能源,远高于全球平均的 12%,最值得一提的是,过程中乌拉圭并没有依靠政策补贴可再生能源,而能源价格经通膨调整后还比过去更低,断电次数也因为能源多元化而减少。



过去乌拉圭可不是一个减碳国家,15 年前,石油占乌拉圭进口总额的 27%,当时乌拉圭正兴建天然气管线,以取得阿根廷天然气供应,如今乌拉圭最大进口项目是风力发电机构件,占满了乌拉圭的港口,等着要运送到各处风场安装。而生质能源与太阳能的发展也蒸蒸日上。

乌拉圭是非核国家,而过去可再生能源的主力:水力发电,曾经占全国用电 63%,也已经超过 20 年未建新的水坝,因此所有的减碳努力,全数都来自于水力发电以外的可再生能源,乌拉圭发下豪语,要在 2017 年相较于 2009 ~ 2013 年减碳 88%,这计划看似激进,不过计划主持人拉蒙·门德兹(Ramón Méndez)表示:“我了解到,可再生能源就只是一门生意。”

门德兹分享如何让可再生能源蓬勃发展的秘诀,其实很简单:“(可再生能源)建设与维护成本低,只要给投资者一个安全的投资环境,本身就非常吸引人。”他表示,成功的诀窍其实很无趣,但是可复制性很高,这点相当鼓舞人,那就是:清楚的决策、支持产业发展的法规环境,以及政府与民间强而有力的合作关系。

在这样无趣又简单的经营理念下,乌拉圭吸引大量资金投入可再生能源发展,过去 5 年来,有 70 亿美元资金,相当于乌拉圭 GDP 15%,投入乌拉圭能源领域,其中少部份是汽油事业,但绝大多数都投资于可再生能源。这样的投资比例是拉丁美洲平均值的 5 倍,也是气候经济学家建议全球投资比例的 3 倍。

有利保护水资源减少干旱

乌拉圭由电力公司保证给予外国风电投资者 20 年固定收购价,由于乌拉圭的风场条件不错,而风力发电机维护成本低,以德国最大、全球第四大的风力发电机制造商爱纳康(Enercon)所兴建的 115 百万瓦(MW)发电容量 Peralta 风力发电场来说,建造完成后只需 10 人的维护人员团队,因此 20 年固定收购价,等于是 20 年的固定利润。

乍看之下乌拉圭此举似乎是在补贴风电开发商,但是由于条件稳定,结果是全球各大风电开发商蜂拥抢标,因竞争激烈而压低价格,使得过去 3 年内购电成本大降 3 成,但在“稳定”的诱因下,全球风电开发商还是趋之若鹜,爱纳康表示希望能扩大 Peralta 风力发电场规模,而另一家德国大厂,于 2015 年买下西班牙综合工业大厂阿驰奥纳(Acciona)风能事业的 Nordex,则正打造规模更大的风力发电场,载运风机构件的卡车络绎不绝。

风力发电挹注电力供给,使得乌拉圭的水库能在雨季后保持水量更久,让乌拉圭减少干旱受灾达 70%,过去干旱年往往导致乌拉圭损失 GDP 达 2%,因此风力发电对乌拉圭的水资源安全也是贡献多多。

大力引进投资可再生能源,更让乌拉圭走向能源自主,过去乌拉圭必须向阿根廷进口电力,如今乌拉圭已有 3 年没有进口任何 1 度电力,反倒是出口了三分之一的发电量给阿根廷。不过乌拉圭还有重大减碳目标需要进行,那就是汽柴油占了 45% 能源消耗,这点虽然在交通方面尚难取代,不过在农产品处理业,许多燃料需求已由生质能源取代。

门德兹表示,虽然不是每个国家都能照样照抄乌拉圭的模式,但乌拉圭的成就,证明了可再生能源可以减碳,可以满足超过 9 成的电力需求却不需要燃煤或核电厂备援,以及政府与民间能够有效率的在这个领域共同合作。

但或许乌拉圭经验最振奋人心的一点,是决策的过程,乌拉圭也曾经陷入永无止境的能源政策方向拉锯讨论,直到 2008 年,才终于取得跨党共识,门德兹指出乌拉圭曾经耗费 15 年空转,但到 2008 制定长期能源政策后,一切就海阔天空。在可再生能源发展政策上无法取得共识、看似陷入死胡同的国家,或许都可在乌拉圭经验中找到一线曙光。

(首图来源:Flickr/Charles Cook CC BY 2.0)

蓝弋丰

国立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从事翻译、图文创作,关心历史、财经、科技产业,于PTT担任架空历史板板主,著有《海角七号电影小说》、历史小说《明骑西行记》,历史著作《橡皮推翻了满清》。
未经许可,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违者必究。

直接使用新浪微博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